應用

技術(shù)

物聯(lián)網(wǎng)世界 >> 物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 >> 物聯(lián)網(wǎng)熱點(diǎn)新聞
企業(yè)注冊個(gè)人注冊登錄

大模型“棋”局風(fēng)起云涌,三大運營(yíng)商野心難掩,誰(shuí)將笑到最后?

2024-06-21 09:12 視覺(jué)物聯(lián)
關(guān)鍵詞:大模型運營(yíng)商

導讀: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不斷推移、技術(shù)的演進(jìn)升級以及研發(fā)力度的持續加碼,這場(chǎng)關(guān)于A(yíng)I大模型的競爭只會(huì )愈演愈烈。而運營(yíng)商作為數字中國的主力軍,立足于自身的優(yōu)勢,將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大模型的發(fā)展,以賦能千行百業(yè),加速人工智能的場(chǎng)景化和商業(yè)化落地。

  自2022年底,ChatGPT的橫空出世,由此引發(fā)了一場(chǎng)全球性的生成式人工智能(AIGC)技術(shù)革命,國內外大模型領(lǐng)域風(fēng)起云涌,給千行萬(wàn)業(yè)智能化帶來(lái)了全新的發(fā)展機遇,人類(lèi)社會(huì )正在加速跑進(jìn)AI時(shí)代。

  眾所周知,云計算作為基礎設施,是AI大模型的勝負手,以大模型算力為云的基本盤(pán),成為了云廠(chǎng)商們必須抓住的大生意。于是,伴隨著(zhù)AI大模型到來(lái)的同時(shí),云計算市場(chǎng)也變得激流涌動(dòng),云廠(chǎng)商們的競爭日益白熱化。

  而在這場(chǎng)“百模大戰”中,除了華為云、阿里云、騰訊云、百度云等云廠(chǎng)商在競相角逐,還有一股不可忽視的勢力也在“卷”入其中,其就是三大運營(yíng)商。

  與國外運營(yíng)商更多將自身定位為基礎設施的角色不同的是,國內三大運營(yíng)商在A(yíng)I大模型賽道上可謂是動(dòng)作頻頻,并且彰顯出其在A(yíng)I賽道上的“野心”。

  動(dòng)作頻頻,三大運營(yíng)商競逐AI大模型賽道

  在新的一輪人工智能技術(shù)變革浪潮中,三大運營(yíng)商從最初的小試牛刀到后續的持續發(fā)力,不斷在大模型賽道上加速奔跑。目前各大運營(yíng)商均已經(jīng)在不同層面上展現出自家大模型領(lǐng)域的最新成果,并且還在不斷加注算力賽道,以滿(mǎn)足訓練和推理高質(zhì)量大模型時(shí)所需的高效算力。

  基于近年來(lái)積累的豐富數字政府建設經(jīng)驗以及在客服領(lǐng)域多年沉淀的海量服務(wù)數據、業(yè)務(wù)知識和服務(wù)經(jīng)驗,中國移動(dòng)率先發(fā)布了兩款行業(yè)大模型——九天·海算政務(wù)大模型和九天·客服大模型。隨后,中國移動(dòng)聯(lián)合多家央企發(fā)布“九天?眾擎基座大模型”,融合通信、能源、鋼鐵、建筑、交通等8大行業(yè)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,具備自主技術(shù)攻堅、安全可信可控等五項核心優(yōu)勢。

fabcc03525e9143df8064bc5813b236c.png

圖源:網(wǎng)絡(luò )

  在算力層面,中國移動(dòng)構建了“4+N+31+X”的數據中心布局,以熱點(diǎn)業(yè)務(wù)區域為核心,通過(guò)建設邊緣節點(diǎn)和數據中心集群,強化了算力資源的覆蓋和邊緣計算能力。目前,中國移動(dòng)已先后在京津冀、長(cháng)三角、粵港澳大灣區、成渝、寧夏等多地打造多個(gè)智算中心。

  此外,就在前不久的第七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(huì )上,中國移動(dòng)還發(fā)布了AI+行動(dòng)計劃,包含智能基座、人工智能基地和AI+產(chǎn)品及應用三個(gè)重要領(lǐng)域:一是發(fā)布“萬(wàn)千百”智能基座;二是發(fā)布三大人工智能基地;三是發(fā)布23款AI+產(chǎn)品及20個(gè)AI+DICT行業(yè)應用。

  而中國通信則發(fā)布了首個(gè)面向運營(yíng)商增值業(yè)務(wù)的AI大模型——鴻湖圖文大模型,為運營(yíng)商增值業(yè)務(wù)的發(fā)展注入了新的活力。隨后,在2024年世界移動(dòng)通信大會(huì )期間,中國聯(lián)通發(fā)布了元景“1+1+M”大模型體系,即1套基礎大模型、1個(gè)大模型底座、M種行業(yè)大模型的大模型體系,以夯實(shí)其在大模型競賽中的核心技術(shù)能力。

7858ea2603611d506a4678af4295b032.png

圖源:網(wǎng)絡(luò )

  此外,為縮短元景大模型與產(chǎn)業(yè)之間的距離、降低用戶(hù)使用門(mén)檻,中國聯(lián)通還發(fā)布了元景大模型MaaS平臺。該MaaS平臺主打“三大服務(wù)、三大特性、四個(gè)開(kāi)放”,將為企業(yè)提供更懂行業(yè)的MaaS服務(wù),助力千行百業(yè)的“職業(yè)技能”快速構建,包括行業(yè)大模型、企業(yè)大模型及專(zhuān)屬應用。目前,中國聯(lián)通已布局服裝、汽車(chē)、裝備制造、倉儲物流、電力、鋼鐵、礦山、紡織輕工、港口、化工等十大行業(yè)大模型,與多家頭部企業(yè)共研共創(chuàng )取得顯著(zhù)成效。

  在算力層面,中國聯(lián)通已經(jīng)布局了1+N+X的智算網(wǎng)絡(luò ),智算總量達到10EFLOPS,以“一市一池”的模式覆蓋200+城市,實(shí)現多樣性算力一體化供給。

  而中國電信在大模型上則是形成了“1+1+1+M+N”的大模型布局,包括1個(gè)智算云底座、1個(gè)通用大模型底座、1個(gè)數據底座、M個(gè)內部大模型、N個(gè)行業(yè)大模型。當前,中國電信已打造通用基礎大模型底座,覆蓋語(yǔ)義、語(yǔ)音、視覺(jué)、多模態(tài)四大能力,并率先實(shí)現開(kāi)源。

  基于通用大模型底座,中國電信面向政務(wù)、教育、交通等垂直領(lǐng)域推出12個(gè)行業(yè)大模型,在基層治理、智能客服、智慧城市等場(chǎng)景中已賦能超過(guò)600個(gè)項目。就在今年5月,中國電信發(fā)布了業(yè)內首個(gè)支持30種方言自由混說(shuō)的語(yǔ)音識別大模型——星辰超多方言語(yǔ)音識別大模型,是國內支持最多方言的語(yǔ)音識別大模型。

  此外,中國電信還推出“星辰MaaS平臺”,提供算力、算法、數據、工具等一站式大模型研發(fā)、應用等服務(wù)。而在智算資源方面,中國電信規劃并建設全國“2+3+7+X”公共智算云池,在京津冀、長(cháng)三角地區建設兩大萬(wàn)卡智算集群,算力總規模持續領(lǐng)先。目前,中國電信通用算力覆蓋了280個(gè)城市,邊緣節點(diǎn)數量超過(guò)1000個(gè)。

bfc9e9f73b022d136e1c57c704bd9bd4.png

圖源:網(wǎng)絡(luò )

  值得一提的是,從三大運營(yíng)商一系列的舉措來(lái)看,不管是在大模型的研發(fā)與應用,還是智算中心和MaaS平臺的布局,不難發(fā)現三大運營(yíng)商的最終目標還是欲通過(guò)打造縱深、垂直的行業(yè)大模型,以實(shí)現場(chǎng)景化和商業(yè)化的快速落地,為其業(yè)務(wù)的未來(lái)發(fā)展帶來(lái)更多新的商機以及注入新的活力。

  “卷”向大模型,三大運營(yíng)商的一時(shí)狂熱?

  隨著(zhù)數字化進(jìn)程的加速,人工智能(AI)作為數智化轉型升級的核心生產(chǎn)力,其所帶來(lái)的創(chuàng )新增量?jì)r(jià)值引人注目。而且自2023年以來(lái),以AI大模型為代表的生成式人工智能(AIGC)正掀起一場(chǎng)全球性人工智能的革命新浪潮。

  在此背景下,三大運營(yíng)商大舉進(jìn)軍大模型賽道,不僅是對技術(shù)趨勢的積極響應,也是對未來(lái)市場(chǎng)布局的深思熟慮,是布局AI時(shí)代的戰略選擇。

  運營(yíng)商作為新一輪AI技術(shù)變革中的關(guān)鍵角色,其本身在大數據、大算力、強算法等方面就擁有著(zhù)得天獨厚的優(yōu)勢,能夠在A(yíng)I賽道上搶奪先機,以實(shí)現運營(yíng)商業(yè)務(wù)新的突破和創(chuàng )新。

  眾所周知,AI時(shí)代下,尤其是隨著(zhù)AI大模型的興起,促使海量數據不斷涌現,進(jìn)一步刺激了對高性能算力、高價(jià)值數據、高標準算法等基礎設施需求的日漸增長(cháng)。而運營(yíng)商作為基礎設施和數據傳輸的提供者,擁有龐大的用戶(hù)數據和網(wǎng)絡(luò )資源,能夠為人工智能發(fā)展提供高品質(zhì)的云、網(wǎng)、算力等需求,從而賦能數字經(jīng)濟的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。

  首先,在物聯(lián)網(wǎng)和5G技術(shù)的推動(dòng)下,運營(yíng)商擁有覆蓋全國的通信網(wǎng)絡(luò ),為大規模的數據流動(dòng)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。其次,“東數西算”工程通過(guò)大模型的應用,提高了算力資源使用率,而運營(yíng)商依托高速網(wǎng)絡(luò ),并利用自身在云基礎設施、資源調配等優(yōu)勢,提供普惠的公共算力服務(wù),加速AI技術(shù)的大規模普及和應用深度。此外,數據安全對于國計民生而言是至關(guān)重要的,而運營(yíng)商提供的全棧自主、可信可靠的服務(wù)能有效打消這些領(lǐng)域對大模型的安全顧慮。

  當然,最重要的一點(diǎn)是,三大運營(yíng)商入局AI大模型領(lǐng)域,并不是一時(shí)的心血來(lái)潮,而是基于長(cháng)期的積累和布局。在數字化轉型的進(jìn)程中,三大運營(yíng)商早已開(kāi)始布局人工智能,并基于對產(chǎn)業(yè)AI化的積累,形成了豐富的AI技術(shù)儲備和算法能力等,為其在大模型技術(shù)上的發(fā)展奠定了堅實(shí)的基礎。

  寫(xiě)在最后

  時(shí)不我待,只爭朝夕。隨著(zhù)時(shí)間的不斷推移、技術(shù)的演進(jìn)升級以及研發(fā)力度的持續加碼,這場(chǎng)關(guān)于A(yíng)I大模型的競爭只會(huì )愈演愈烈。而運營(yíng)商作為數字中國的主力軍,立足于自身的優(yōu)勢,將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大模型的發(fā)展,以賦能千行百業(yè),加速人工智能的場(chǎng)景化和商業(yè)化落地。未來(lái),三大運營(yíng)商誰(shuí)又能在這場(chǎng)激烈的AI競技賽中殺出重圍?還有待時(shí)間的考量與驗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