應用

技術(shù)

物聯(lián)網(wǎng)世界 >> 物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 >> 物聯(lián)網(wǎng)熱點(diǎn)新聞
企業(yè)注冊個(gè)人注冊登錄

狂踩激光雷達的馬斯克,如今竟成Luminar的榜一大哥?

2024-05-09 09:06 芯傳感

導讀:昨日,激光雷達頭部玩家Luminar發(fā)布Q1財報,在致股東的信中表示,特斯拉已成為L(cháng)uminar第一季度最大的激光雷達客戶(hù)。

昨日,激光雷達頭部玩家Luminar發(fā)布Q1財報,在致股東的信中表示,特斯拉已成為L(cháng)uminar第一季度最大的激光雷達客戶(hù)。

此言一出,頓時(shí)語(yǔ)驚四座,當初堅決拋棄激光雷達的馬斯克怎么又殺了個(gè)回馬槍?zhuān)?/p>


馬斯克與激光雷達的愛(ài)恨二三事

行業(yè)周知,特斯拉是全球少數堅持純視覺(jué)智能駕駛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的汽車(chē)廠(chǎng)商之一。

早在2019年,埃隆·馬斯克便大放闕詞:“激光雷達是傻瓜的差事。任何依賴(lài)激光雷達的人都注定要失敗?!?/p>

在他看來(lái),激光雷達對于實(shí)現全自動(dòng)駕駛汽車(chē)來(lái)說(shuō)是不必要的,并稱(chēng)之為“拐杖”或是“昂貴的附錄”。當前,特斯拉的Autopilot和全自動(dòng)駕駛(FSD)模塊已經(jīng)過(guò)渡到完全依賴(lài)攝像頭和神經(jīng)網(wǎng)絡(luò ),不再需要雷達。

但馬斯克也并未全盤(pán)否定激光雷達技術(shù),在Clubhouse的一次聊天中,馬斯克承認自己對激光雷達“很感興趣”,他表示,其另一家公司SpaceX已經(jīng)開(kāi)發(fā)了自己的激光傳感器版本,以協(xié)助龍飛船。

回歸話(huà)題中的兩個(gè)主角,特斯拉與Luminar的合作最早可追溯到2021年,當時(shí)一張特斯拉汽車(chē)車(chē)頂裝有激光雷達傳感器的照片在社交媒體上流傳。

但在引發(fā)網(wǎng)民關(guān)注后,特斯拉又隨即否認了將使用激光雷達作為其自動(dòng)駕駛系統一部分的猜測,并表示該舉措僅為定期技術(shù)測試的一部分,用以校準自身攝像頭,聲納和雷達系統。

但即便并未將激光雷達納入到其技術(shù)體系中去,但激光雷達在其系統運維中發(fā)揮的重要作用卻是不可否認的。

而關(guān)于馬斯克對激光雷達上車(chē)的批判態(tài)度,行業(yè)分析認為,成本是限制特斯拉選擇激光雷達技術(shù)路線(xiàn)的主要原因,在激光雷達嶄露頭角的前幾年,高達10萬(wàn)元的價(jià)格的確讓人望而卻步。

然而,僅時(shí)隔幾年,隨著(zhù)禾賽科技、速騰聚創(chuàng )、華為等一系列國產(chǎn)激光雷達企業(yè)快速崛起,賽道頭部玩家皆已進(jìn)入大規模量產(chǎn)階段,激光雷達的價(jià)格不斷跳水,馬斯克也似乎扭轉了過(guò)往認知。

據相關(guān)消息顯示,盡管特斯拉如今并沒(méi)有在其車(chē)輛中使用激光雷達,但特斯拉的新一代全自動(dòng)駕駛方案已預留了激光雷達的接入接口。


裁員、外包,Luminar的虧損困境

再來(lái)看另一位主角Luminar,在繼2023年入賬6970萬(wàn)美元,凈虧損5.713億美元之后,新出爐的Q1財報仍保持了1.26億美元(約9.1億元)的虧損狀態(tài),但相比2023年虧損擴大,2024年Q1的虧損同比縮窄了14%。

好的一面是,Luminar在2024年第一季度實(shí)現營(yíng)收2100萬(wàn)美元(約1.5億元),同比增加了45%。但相比于上一季度,即2023年Q4季度,下跌了5%。

財報解釋出現下跌是由于激光雷達非車(chē)企銷(xiāo)量減少帶來(lái)的,但Luminar隨后補充道,這部分減少的銷(xiāo)量,已被特斯拉的銷(xiāo)量抵消。


據統計,特斯拉公司已經(jīng)從Luminar購買(mǎi)了價(jià)值200萬(wàn)美元的激光雷達。

作為1550nm固態(tài)激光雷達的全球領(lǐng)導者,Luminar曾經(jīng)高達數萬(wàn)美元還一臺難求的激光雷達,在國產(chǎn)軍團加入推進(jìn)量產(chǎn)爆發(fā)后,價(jià)格已下探至千元以下。

與其激光雷達產(chǎn)品價(jià)格下跌同步發(fā)生的,是這家昔日的全球第一激光雷達公司現今市值縮水已超過(guò)80%。這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國際傳統車(chē)企智能化推進(jìn)緩慢,另一方面則是國產(chǎn)新勢力與國產(chǎn)激光雷達企業(yè)的快速崛起,搶占了規?;慨a(chǎn)的市場(chǎng)先機。

不止Luminar一家,近年來(lái),國際激光雷達廠(chǎng)商的發(fā)展皆不可避免地走向滑坡。2022年,兩家激光雷達頭部公司Ouster和Velodyne宣布合并,抱團過(guò)冬;同為頭部的Quanergy上市僅9個(gè)月便直接宣布破產(chǎn)、業(yè)務(wù)全面出售。

為了扭轉生存困境,不少?lài)H激光雷達廠(chǎng)商將業(yè)務(wù)重心轉向中國,或是尋求輕資產(chǎn)的配置模式。Luminar近日也官宣裁員20%,并計劃將產(chǎn)品制造外包給合作伙伴。

截至去年12月,該公司在美國、德國、瑞典、印度和中國擁有近800名全職員工,作為重組的一部分,Luminar 還尋求部分或全部轉租其部分設施,以減少全球足跡。

目前,Luminar已與多家公司簽署了激光雷達采購協(xié)議,例如梅賽德斯-奔馳、沃爾沃、奧迪、豐田研究院、英特爾Mobileye、空中客車(chē),而國內則有上汽集團以及小馬智行。


放棄純視覺(jué),走向融合?

自特斯拉FSD V12全量推送后,其在自動(dòng)駕駛領(lǐng)域的熱度就居高不下。FSD V12實(shí)現了從傳統的基于代碼的自動(dòng)駕駛模型,到端到端神經(jīng)網(wǎng)絡(luò )模型的轉變。

然而,在最近一次對于FSD V12的商業(yè)分析中,馬斯克指出,在驗證能力環(huán)節,只有大約十萬(wàn)分之一的行駛里程對FSD訓練有用,對于系統用戶(hù)干預下的錯誤決策這類(lèi)特殊情況的數據收集仍有不足,仍需多加訓練,不斷優(yōu)化。

當前,FSD已經(jīng)實(shí)現三域貫通的智能駕駛,準備繼續向更高級別的能力迭代,但想在全球范圍內實(shí)現合規落地,并不容易。

就中國的路況而言,在純視覺(jué)方案的固有缺點(diǎn)尚無(wú)法解決的情況下,高端自動(dòng)駕駛功能輕率釋放極有可能導致自動(dòng)駕駛事故的增加。而將高識別率的激光雷達與攝像頭的視覺(jué)識別相結合,無(wú)疑會(huì )大幅提升自動(dòng)駕駛汽車(chē)的感知能力。

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在新能源汽車(chē)競賽日趨白熱化的當下,國產(chǎn)新勢力電動(dòng)汽車(chē)紛紛將激光雷達作為其中高配的必備一環(huán),在成本下降的誘惑和強力競爭的推動(dòng)下,特斯拉加大投入激光雷達上車(chē)或許是一種可以預知的抉擇。